sucexebe

歐洲地圖打叉中

【丹昏】Tooth fairy(短/完)

「你可以長大,但心裡不要忘記童話。」在我被工作榨乾的職業生涯裡,這句話突然讓人眼眶一熱⋯⋯

苏打兔🐰:

在我的忙东忙西下彻底迟到了的生贺QAQ


神叨叨的童话故事


真的,非常神叨叨又乱七八糟(。并且越写越不像一个爱情故事








在孩子们的枕头下,他们藏住星星,藏住糖果,藏住每一个在萌芽的微小梦想。






01




萌生出放弃这个念头,是在年末,冬天到来的时候。


两年的练习生活说长不算长,学到的东西很多,说短,练舞的时候又恨不得把一分一秒都掰开来用。


没有窗户的地下练习室狭小而逼仄,没有喘息的空间,也看不见梦想中闪闪发光的未来。




从练习室走出来的时候背上的汗水尚未干透,没来得及裹紧大衣的姜丹尼尔在风中打了个寒颤。




口腔深处那颗智齿顶着牙龈隐隐作痛,许是小时候嗜甜的后果,长大了也对留下眼泪哭闹的牙医诊所充满阴影,一直未处理害他在声乐课上因为发声口型不标准又挨了骂。




回到宿舍时同屋的哥哥尹智圣颇有些激动的拿着一档选秀节目的通知单问他要不要一起参加,他却不合时宜的,有些想家。


想起母亲在电话里愈发频繁的挂念,前些日子亲戚来电时的欲言又止,和介绍给他的那一份家乡的舞蹈老师工作。




他望着宿舍低矮的天花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哥,我想回趟家。”


对方未作他想,眼都没抬的询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他用舌头故意去顶了顶那颗智齿,试图用痛感让自己清醒。


“也许就,不回来了吧。”






02




回到故乡的第一个夜他睡得颇不安稳。


即使一向把人生选择权交给他的母亲未作他言,他也似乎能感受到他拎着大行李箱进门时家里凝滞的气氛。




睡前他反复翻看了尹智圣发来的那档选秀节目的相关资料,心里的小人大战了八百回合也没有结果。


机会总是这样在放弃的边缘到来,却无从知晓这一次成功的概率又有多少。




怀着各种担忧的夜晚他握着手机不踏实的睡去,却不多时就被脸上细细密密的痒意扰的睁开了眼。




说起来也不怪他下意识就要抓起床头的电蚊拍,毕竟没有哪一个怕虫体制,能在看见一对近在眼前的,巴掌大的翅膀之后,仍然不为所动。




“啊——”


额外到来的惊吓,大概是这对翅膀,在他出声之前,先开口叫了起来。




“别激动!”对方在他挥拍之前率先飞到了他无法触及的高度,唯一能肯定的是,他在黑暗里看见了对方挥舞翅膀时洒下金光闪闪的星星点点。




慌乱的按开灯时他才得以看清,扇着翅膀悬在空中的,是一个巴掌大的小男孩。


噩梦之恐怖,到了迷幻的程度。




一头粉色蓬松卷毛,穿着背带裤的男孩在他见了鬼的表情里颇为讨好的对他眨了眨大眼睛,晃着只有他的拳头那么大的小脑袋,开了口:“虽然不是初次见面了,不过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朴志训。”




又像是忘了什么重要的环节,懊恼的拍了拍自己脑袋补充道:“你的牙仙,朴志训。”




也不知是他误入了荒谬的梦境,还是童话里的小精灵误闯了人间。






03




他的确是有儿时把掉下的牙齿塞到枕头下,第二天一早换来一枚硬币的印象,也记得祖母宠溺的看着他,说这是夜晚牙仙偷偷到来,给乖孩子的奖赏。




但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已经二十出头的他实在是在强迫自己去接受号称“牙仙”的这位小精灵的存在。


对方似乎是下了狠心要颠覆他人生二十多年的世界观,怕自己的话没有可信度,从他背带裤胸前小小的口袋里,费力的掏出了一颗又一颗的牙齿。




“诺,这是你6岁,掉的第一颗乳牙。”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从哆啦A梦口袋一般的地方,把他从6岁直至12岁的,脱落的大小不一的乳牙一字排开,喋喋不休的,仿佛能把这些牙齿背后的故事说上三天三夜。




朴志训飞过来,张开双臂费力的强行撑开了他的嘴巴,伸手指了指他口腔内部。


“诺,那颗智齿,是我的下一个目标。”




实在有点吵。


他没忍住,伸手想要捂住那张不知疲倦的嘴。却忘了对方只有他巴掌大小的身形,力道不慎没掌握好,一不小心把对方推倒在他的书桌上,一屁股摔了老远。




他无从了解作为一只小精灵会不会有人类的痛感,只看见刚刚还兴致勃勃的朴志训,变脸般的霎那间撇下了嘴角,大眼睛里氤氲起水汽。




他一手叉腰一手指向姜丹尼尔,瞪着眼睛鼓起脸颊却没什么威胁力:“你不能这样对你的小精灵!”






04




要命的是除了可爱一点外,这位打不得骂不得,挥着翅膀每天绕着他转悠的小精灵,实在是挥之不去到了影响他正常生活的地步。




今天第八次把故意去招惹鲁尼玩躲猫猫,在猫爪子下躲躲闪闪飞来飞去,把他的房间弄的乱七八糟的小精灵逮着翅膀捉下来,他清了清嗓子忽视那双故作可怜的大眼睛,严肃起来,责问道他究竟多大了能不能不要胡闹。




随口一问就被当了真,朴志训在离他很近的地方盘腿坐下,认真的掰起了手指,而后把只有他指尖那么大的手五指摊开伸到他面前。


“五百岁而已。”




样子活像是说只有五岁的孩子。




姜丹尼尔颇有些无奈的扶额,接受的事实是自己好歹遇上了个神仙,那么许个愿总是不过分的。


实际一点来说,帮他预测一下未来,是该接受那份舞蹈教师的工作,还是继续回到首尔追梦。




“可是小精灵不是用来帮人实现梦想的——”


说这话时朴志训坐在他的书桌上,抓着不知从哪儿找来的皮筋,把自己头顶过长的粉色头发,扎成了一颗小苹果。




“——小精灵是为了让人相信梦想而存在的。”




对着一双闪动着过分真挚的眼睛,和摇头晃脑是一起摆动的苹果蒂儿,姜丹尼尔活生生咽下了那一句“小精灵怎么这么无能”的指责。






05




生活总是要继续,在没有回去的信心之前,他接受了亲戚舞蹈教师的提议。




上班第一天他迫不得已,把执着的说着会隐身不会打扰他的朴志训,揣在了大衣兜里。




经人介绍的工作,是回到他多年前就读的小学里,面对一帮半大的小屁孩,他多少觉得这份舞蹈老师的工作让他哭笑不得。




课间时他正欲查看窝在口袋里的朴志训的情况,就被凑过来的小姑娘缠住,凑巧的是对方正好是他表姐家的小侄女。




小姑娘拉着他的衣角,乖巧的喊他叔叔。小心翼翼诉说的,是同学都在联欢晚会上准备了节目,她却还练不好一首钢琴曲的烦恼。




姜丹尼尔有些无措,不知道小姑娘为什么在父母朋友等众多倾诉对象之间选择了自己,又回忆起从前回到家时,她总是拉着自己,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说要做个钢琴家。




就像从前的他一样,对梦想和未知的未来,抱着最美好的憧憬和幻想。


唯独不同的是他已然成为了知道梦想一词背后风险的大人。


世故的,现实的,无聊的大人。




他想他是负着长辈的责任,要劝说可能因此受挫的小姑娘,尽早转换目标。


还没开口就被从他口袋里冲出来的朴志训拦住,似乎有读心术的小精灵直冲冲的,撞在了他脑门上。




受住这没什么杀伤力的一击,他慌忙伸手,接住了嗷的一声呼痛,晕乎乎的掉下去的朴志训。


对方却并不领情,瞪着眼睛鼓起脸颊爬起来就开始指责他:“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谋杀梦想!”


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朴志训眼眶都红了起来,转了一个圈消失之前,抛下了一句:


“你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小孩!”






06




直至他下班,之前那只阴魂不散的小精灵都没有再出现。


姜丹尼尔下意识的去摸了摸还没拔掉的智齿,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成为朴志训重新出现的理由。




回到家却发现表姐带着成为他烦恼中心的小侄女,坐在他家客厅里,抹着眼泪。


在母亲和她断断续续的谈话里他才隐约得知,从他少年时就被视为恩爱典范的表姐和表姐夫,在长达一年的大吵小吵不断中,走到了要结束婚姻的地步。


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刚懂事的小侄女把久违见面的他选作了倾诉对象。




表姐比他大出许多,从小疼他,小侄女也是他看着长大,他认定是表姐夫对不起,急冲冲的就要出门替姐姐讨回公道。




却在离表姐家不远的街边摊,看见了一瓶接一瓶卖着醉的表姐夫,未等他开口就招呼他坐下。




就像故事总是有不同的版本,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无可奈何,感情的终结又脱离感情本身,有更多的理由。


表姐夫红着眼眶说“我爱她”的时候,姜丹尼尔攥紧了手里的酒杯。




他错觉下肚的啤酒火辣辣的烧着他的喉咙,要刺激出眼泪。


恍然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已经长大成人,又要怎么去了解这个世间更多的无可奈何。




07




家乡的海总是倾听过最多游子的烦恼。


姜丹尼尔吹着海风,想要说的话却郁结在胸口,无从倾诉。




朴志训就是在这个时候,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身边。


闪着金色翅膀的小精灵动作很轻的坐在了他肩头,依旧扎着颗苹果头,大眼睛在暮色降临的海边折射出最后一点夕阳的光。




姜丹尼尔叹着气,摊开手掌,把不离不弃的小精灵捧在了手心里。




“你年龄比我大,你应该明白的吧?”


他认真又虔诚的样子,像是在做祷告。




“你说,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大人啊?”




“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和这个世界妥协,才能放弃自己曾经珍视的东西,原谅自己没有成为想成为的人啊?”




朴志训就站在他手心里,认真的和他对视着,仿佛对方迷茫失措的神情和远处的海浪一般,一下一下打在他心上。




“不想妥协就不要妥协,不想放弃就不要放弃,不想原谅,就不要原谅。”




“你不一样的。”朴志训认真的说起话来眼里亮晶晶的,连带着头上的小辫儿也跟着一颤一颤。


像是怕他不信,他又斩钉截铁的重复了一遍:“你不一样的。”




“你会成为很棒的大人。”


会坚持你的梦想,会义无反顾的爱你想爱的人。




姜丹尼尔盯着他格外认真的小脸笑了:“怎么又夸我了?不是说我是最糟糕的小孩吗?”




朴志训轻轻摇了摇头:“那有机会,我带你去看,我见过的最棒的小孩。”




“我发誓。”他说着,用手在他胸口画了一个小小的金色光芒的十字,据说那是精灵做出保证的方式。




姜丹尼尔笑着用手指戳了戳他软乎乎的脸颊肉,有些爱不释手,又觉得不够:“我好想抱抱你啊——”


语气中带上了几分遗憾:“可是你怎么这么小?”




朴志训闻言怔住,随后轻轻的,抱住了一根他的手指。


“我也很想,抱抱你。”






08




拗不过扇着翅膀的小精灵的喋喋不休,和分寸拿捏的刚好,适时地在他烦躁欲发作时扑闪起长睫毛眨巴出眼泪花儿的大眼睛,他最终还是去到了小侄女表演的现场。




捧着鲜花落座时,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小姑娘正坐在钢琴凳上向台下四处张望,连带着高高梳起的两条羊角辫甩来甩去,搜寻遍观众席,然后撇下了嘴角。




直到他伸长手臂举起手里的那束鲜花挥舞,已经泫然欲泣的小姑娘才露出了笑,重新挺直脊背,指尖飞舞,奏响了第一个音符。




稚嫩的,不甚流畅的,属于梦想的第一个音符。




台下是挥舞着小手的孩子们,在磕磕绊绊的乐曲里,眼里闪耀着和台上的小侄女一样的憧憬和希望。




朴志训在姜丹尼尔晃神时,适时地降落在了他肩头。




“你知道吗?你可能没错。”




早已习惯了小牙仙神出鬼没的存在,他伸手微微拖住他的屁股,等待着自称梦想守护神,语重心长的这位,可能再一次讲出的哲学论调。




“你的小侄女她,可能永远也成不了一个钢琴家。”


“你这一次的鼓励,给她的这一次希望,可能会让她未来跌倒无数次,受无数的苦。”




台上的小女孩还在继续演奏着她的乐章,姜丹尼尔微微怔住,侧过头去看肩上那颗粉色的小脑袋,大眼睛里闪着不知名的光。




“可是也许,如果没有这一个发光的瞬间,她就永远,永远也成不了她梦想中的样子。”




朴志训冲着他,意味不明的眨了眨眼。




不知道小侄女什么时候下的台,说话间似乎已经到了下一个节目,一个带着眼镜的小胖子结结巴巴的做着自我介绍。




只消一眼,姜丹尼尔就愣住半天没能合上嘴巴,不敢确信的戳了戳朴志训:“那个是……”




“那是你,”朴志训未等他说完,就帮他说出了答案,“那是十年前的你。”




他定睛去看,才发现礼堂不知何时变回了更陈旧的模样,周围的身影开始黑白模糊,台上挂着的横幅日期,赫然是十年之前。


姜丹尼尔一时无从分辨,这究竟是他的梦,还是一直被他嘲笑无能的小精灵的高级法术。




小男孩在响彻礼堂的音乐律动中跳起了不甚熟悉的舞步,每一下都努力的踏着鼓点。




始作俑者朴志训周围闪着金色的光,在他惊讶之余冲他俏皮的眨了眨眼:“我说过要带你去看的。”


说着冲台上扬了扬下巴——




台上的男孩子在不够熟练的单手旋转时摔了个狗吃屎,姜丹尼尔甚至错觉穿越时空隐约感受了那份痛感,和礼堂里七零八落的嘲笑声。


但下一秒他就爬起来,没理会更多余的台下目光和自己摔歪的眼镜,在只属于他一个人的舞台,重新找回了舞步的节奏。




“那就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小孩。”


勇敢的,义无反顾的,会做梦的小孩。




朴志训把脑袋靠在了他脖子上,双手也努力的环抱住他,毛茸茸的苹果头扎的他心痒痒。




“我直到现在,都在守护着他的梦想。”




09




他终于回忆起十年前那一次登台经历,除了他尽管出洋相还是傻乐个不停外,值得一提的还有他在那一次不愉快的摔跤经历中,磕掉了他的最后一颗乳牙。




也许也是被他误以为是梦境的,快要被他遗忘的,和他的小精灵的初次会面。




也许也就是那次不寻常的摔跤,让藏在那颗乳牙里的回忆更特别了一点,让在夜晚忙着收集牙齿的牙仙子,想要守护他更久一点。




朴志训在搜寻回忆里那个小胖子的身影时低低的笑出声,又有些不解气的,飞上去扯了扯姜丹尼尔的头发。


“我都没有忘了他啊,你怎么能忘。”




你可以长大,但你心里不要忘记童话,不要忘记你曾经是怎样的一个小孩,不要忘记你曾希望变成怎样的大人。






10




他最终决定去拔了那颗智齿,在他生日到来的前夕。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就像前方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未来,也没有那么可怖,犹豫着不敢向前一步,害怕的只是未知和恐惧本身。


但还是要继续的,要继续做梦,继续怀揣着不变的心走向更大的舞台,跳喜欢的舞,唱想唱的歌。




离开诊所时他特地找牙医要回了那一颗刚拔下的智齿,并非矫情,唯一不舍得,大概就是那只不知不觉以不同的方式陪了他许久的小精灵。




“你……还会回来吗?”


临睡前熄了灯的房间里漆黑一片,只剩小牙仙那双粼光闪闪的翅膀发出微弱的金色光芒。




“笨蛋啊——”


朴志训双手环抱着那颗比一般乳牙尺寸大了许多的牙齿,小心翼翼的擦拭了许久才收回胸前的口袋里。


“怎么还不明白呢?只要你相信,我就会一直在的。”




想问出口的还有许多,姜丹尼尔盯着那颗小小的苹果头,困意却不断袭来,意识模糊之前他把手掌覆在朴志训身上,同往常一样轻轻的要同他一起进入梦乡。


“那你发誓,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不对?”




手掌覆盖的地方能感受到那具小小身体跟着呼吸轻轻的起伏,朴志训动作缓慢的在胸口比手势,随着动作画出一个小小的金色十字,像往常一样认真的发起了誓:“我会的,我保证。”




闭上眼时有羽毛般轻柔的触感落在了他眼角的泪痣上。




“睡吧。”


朴志训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小小的,穿越到梦里也给他安心的力量。




我就住在你心里,住在你梦里,住在你的童话里。






11




醒来时日上三竿,冬天的阳光透过卧室暖色的窗帘,懒懒的投影在大床上。


客厅里传来母亲的呼唤,想必桌子上应该会有丰盛的菜肴,还有插着蜡烛的生日蛋糕。




姜丹尼尔陷在绵软的大床里悠然转醒,在左右环顾都没看见那只聒噪的小精灵时慌了神。




“朴志训——”语调有些不稳,清晨沙哑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突兀地响起,却没有回应。




他慌乱的掀了被子,手忙脚乱引发的响动惹得母亲在屋外担心的询问。


他坐在大床中间茫然失措,快要以为发生的一切和那只小精灵,都是昨夜的一场梦。




手机铃声在枕头下突然响起,循声摸索过去,触到的却是小小的,冰凉的金属触感。




他疑惑的摊开手心,就看见一枚圆圆的金色硬币闪闪发着光。


小精灵不占人便宜,他带走一颗你脱落的牙齿,留下一个童话闪耀在你手心。




一旁的手机再次响起,对话框里跳出来的是尹智圣举着一纸通知的自拍,背后是电视台大大的logo标识。


“丹尼尔!哥初试通过啦!”




为一个梦想等待多年的哥哥,握着寒冬里到来的机会,笑得像个孩子。


看见对方又一次发过来的信息他蓦地眼眶湿润。




“申请表都准备好了,哥在这儿等你。”




姜丹尼尔终于迎着冬日清晨的,属于他新一岁的第一抹阳光,笑了起来。




生活总有童话,不限于儿时的公主王子和打败怪兽的超人,总有一些童话是馈赠给大人的,时间更迭也不染杂质,譬如爱情,譬如梦想。




“妈——”


走出门时脚步轻快,他顶着鸡窝头接过母亲手里的粥,顺势一把拥住了她。




“喝完这碗粥,你儿子就要回去做大明星啦!”




童话不是不能被世俗打破的,童话是在世俗曲折中,也给你不回头的勇气,也留给你去相信的。




那枚金色的硬币,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12




在另一个洒满阳光的冬日清晨,他和同事拿到了第一次采访的通知,和三三两两聚集的参赛者,一齐等候在电视台楼下。




百余名年纪相仿的男孩子多少让人脸盲,他唯独在众多面庞中,捕捉到了远处那个穿黄色羽绒服的男孩子——


充满弹性的蓬松小卷毛如今平顺的搭在额前,从背后看,张扬的淡粉色小苹果也变成了颗深棕色的栗子。




他在原地愣神时那颗圆润的小栗子走过来,鞠躬之前先露出了八颗牙齿的笑,连带着弯起了月牙眼。




衣兜里那枚硬币被他握紧在手心里,似乎在隐隐发烫。




“你好啊,我是马路企划的朴志训。请多多指教!”




你瞧,小精灵说什么来着。




相信梦想,相信童话的人被偏爱,小精灵永远住在你梦里,你的童话里。




小精灵只爱你。




-end-



+LC斐尔+:

给木木蓝兔糖的给❤

春天种下一只蓝河,秋天就能再多收获蓝桥春雪绝色❤

別哭啊孩子、喻隊在你身後

Sylvester:

16岁的看台

林木木LinM:

给曲奇 @蓝罐曲奇 的《涅槃》画的内插

暂时好像没有通贩链接(


今天收到样刊啦,好厚好厚的一本> <

还有小礼物!笔芯♥

Sylvester:

一段采访。【私设有,cp喻黄注意,时间点为15赛季末】

祝黄少天生日快乐!

本是無邪帶點真。

雨打吟耳汤:

画了一个电影版的天真,画的时候脑海里一直徘徊着那句……是由我来讲述他 还是他来讲述我……

吴小三爷!

雨打吟耳汤:

前几天答应微博抽奖 送的单人图  吴邪-3-